洛阳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铁矿石谈判结局令人感慨-[资讯]

2022年09月24日 洛阳机械设备网

铁矿石谈判结局令人感慨

在28日的例行发布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有些无奈地表示“钢铁企业出于自身生产的需要,可与矿山约定临时价格采购铁矿石。”虽然宝钢作为中方代表仍在尝试与三大矿山达成协议,但在各家钢厂纷纷自行协商的局面下,传统的铁矿石谈判已名存实亡。

三大矿山凭借垄断优势、抛弃共赢原则也好,金融资本渗入铁矿石市场、追求眼前利益最大化,这些都是短期内无法更改的事实。在经历5个月的煎熬后,铁矿石谈判“曲未终人已散”的结局令人感慨。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机床行业、重型机械、农用机械和工程机械年用钢都在550万吨到700 多万吨左右。如果钢铁价格平均提高400元/吨,机械行业利润影响将达到300多亿元。现在中国钢铁行业面临着铁矿石大幅度涨价的压力,从国家现在的工业结构上来看,钢铁等基础原材料行业,大量的铁矿石需要通过进口的渠道来解决。在这种情况下,铁矿石如果出现价格大幅度上涨,无疑会给钢铁行业运行带来十分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要大幅度涨价,肯定对下游行业持续稳定发展是不利的。

中国起重机械认为,工程机械行业对于钢材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由于铁矿石进口价格的居高不下导致产生的成本必然会转嫁到钢材等原材料上。回顾近年来受铁矿石涨价对于行业企业产生的影响例子已经很多,部分工程机械产品成本的不断上升,当与设备采购者的购买能力不对称时,企业的产品销路必然会产生问题甚至无利可图,曾经更有部分行业压缩产能甚至企业关门停业的现象。前几个月部分工程机械产品的销量猛增,一定程度上部分用户也考虑到了未来可能存在的涨价压力,提前储备机械设备也成为规避风险的手段之一。

目前工程机械产品中的内燃叉车、装载机、平地机以及摊铺机等产品的提价压力会比较大;而大中型液压挖掘机、混凝土泵车以及汽车起重机等产品转移成本的能力较强。其中,装载机、叉车等工程机械产品由于其生产厂家众多且产品技术非常均衡,无形中加大了产品的同质化程度,盈利仅上千余元的装载机势必将面对原材料转嫁风险。

部分业内人士指出,近两年的铁矿石谈判陷入“开局给人很高期望,但结局都不甚理想”的怪圈,除了铁矿石转入卖方市场而国际矿山垄断优势突出的因素外,中方自身也有一些教训需要总结。铁矿石的涨价有三方面的教训:

一是谈判要应时而变,“久拖”并不是好办法。回顾今年的铁矿石谈判,矿山从去年末的放风涨15%—20%,到年初的涨30%—40%,再到如今咬定90%—100%的涨幅,可谓步步逼近、层层加码。

二是谈判要基于企业实际而不是舆论压力。这点罗冰生感触颇深,他在发布会上说:“铁矿石谈判现在成了连买菜老太太都关心的热点话题。”事实上,无论是之前的宝钢还是现在的中钢协,都无一例外地在谈判上遭遇了沉重的舆论压力。

三是对于矿石市场出现的新模式、新工具,中方要积极应对而不是消极回避。罗冰生在发布会上表示,当前三大矿山已由金融资本控制,千方百计追求当期最高利润,使铁矿石具有资本属性。

随着季度定价的渐成事实,铁矿石价格的现货化趋势显露无遗,这无疑为铁矿石价格指数以及与之相配套的衍生品合约的推出创造了契机。考虑到中国企业在参与国际金融衍生品市场时的经验欠缺和机制束缚,现阶段铁矿石“金融属性”的增强显然不是好消息。如果盲目参与,在信息不对称和风控不到位的情况下,中国钢厂有可能重蹈以前部分国企因从事所谓海外“套保”业务而陷入巨亏的覆辙。

但是,金融衍生品现阶段的回避也不代表永远不需要面对。特别是在大宗商品领域,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结合已是普遍现象,但国内机构在这方面的研究实力非常薄弱。每到铁矿石谈判关键期,外资机构的报告满天飞,而国内机构却几乎噤声。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现象,也是国内企业需要正视和突破的地方。

文中内容、图片均来源于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删除!

西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招聘

农科院招聘

广东省华夏职业学院